防資訊操弄內憂外患,陳亭妃:應成立中央專責單位

心慌保全來訪問 Ep.12

  • 作者/心慌保全
  • 編輯/IORG 研究總部

心慌保全以 IORG 的研究報告為出發點,約訪多位立法委員、議員、學者、專家,詢問他們對「中國對台資訊操弄」的看法。

第 12 集,我們訪問了立法委員陳亭妃,她以自身被斷章取義的「一指妃」受害經驗切入,談及個人面對資訊操弄的無力,並認為在地協力者的管制應該更加細緻。

訪問日期/2020 年 11 月 4 日

Q/委員在從政經驗當中,有沒有跟 IORG 報告中類似的情形?當時委員如何反應與處理?

說到這個議題,我自己心裡很五味雜陳。那時候我所遇到的,是平面即時錯誤報導,誤導我們質詢內容,用標題殺人,去賺取點閱率。後來轉到 PTT 散佈引發網友討論,但因為標題就錯了,在 PTT 呈現出來的,也是錯誤引導,當時網友群起攻擊,可是那個攻擊,我們完全沒有著力點,即使再怎麼解釋也沒用,網友把錯誤訊息連載好幾篇,在 PTT 衝爆,衝爆之後,政論節目就把它引用出來。

當時我在市長初選時期,被鋪天蓋地的攻擊,那時候有發生「土壤液化」問題,我們開記者會跟相關單位反應,當時記者會的內容就直接被斷章取義,說我用手指就能測土壤液化,後來還給我取個稱號叫「一指妃」,但我當時的意思是說:手代表建築物(比出下沉的姿勢),被誤解成說是「手指頭插進土」,以為我說這樣叫土壤液化,就這樣不斷地傳遞,從網路媒體轉到 PTT,再轉到政論節目,他也不請我們去解釋,我們要解釋也不聽我們說。

2018 年以前說真的,大家不知道原來假訊息這麼恐怖,也不知道原來它散佈這麼快。那年是一個非常重要的分水嶺,在那之前的選舉,假訊息大量傳遞,也在那個時候,我們政府才慢慢了解到得趕快去製造圖卡,最直接讓人民了解什麼是真的、什麼是假。以前我們都用講的,但講的沒有辦法很清楚在短時間傳遞,這是從 2018 開始,大家注意到假訊息攻擊,慢慢研究之下,研擬出的應對方案。

Q/在 IORG 的報告的分析結果,顯示中國積極對台進行「資訊操弄」,委員認為台灣能如何保護自己,需不需要有自己的「外宣計畫」?

我們的國際宣傳不是「大外宣」,是要怎麼樣把台灣的好,讓全世界知道,把台灣的經濟利益價值,能夠擺在第一位。現在資訊被中國侵略的案例越來越多,甚至行政單位也被攻擊。我覺得現在要做的,除了向外宣揚台灣本身的價值外,再來就是要思考怎麼做「資安防堵」,把資訊安全做到最到位。

現在在法的部分,也已經完成公布,並要求各部會去做檢驗與檢討,我們希望再做檢討與檢驗當中,或許現在一檢視出來,我們就是有一個「壞厝邊」,這個「壞厝邊」不斷恐嚇我們、用駭客翻牆來害我們,我們應該要拿出我們在科技領域的長才,把駭客威脅防堵在外,把資訊治安做得更好,從去年法令通過之後,陸續都有在做檢討,預算編列越來越到位,我們希望到位之後,能夠把資安做得更安全。

Q/以目前台灣面臨「資訊操弄」的的程度,委員認為法規是否還有不足之處,去年通過的《反滲透法》對此問題有效嗎?

我們在《反滲透法》第四條跟第七條裡面,有規範在選舉期間做假訊息傳遞,查證屬實會有處罰,包括罰金或是刑責。但其實最可怕是平常的時候,因為在選舉期間,大家的警惕性會比較高,比較會有意識分辨訊息真假,可是平常的時候沒有戒備,不知不覺被日常假訊息洗腦之後,要再改變需要花很長的時間。所以在平常非選舉時,如果發現有人刻意協助製造假訊息,並傳遞的話,我覺得也應該要附帶所謂的連帶責任,這是我們應該努力的。

Q:承上題,會建議行政單位可以再做什麼?

我覺得這是在跟時間賽跑,資訊網絡日新月異,傳遞速度越來越快,所以不是說可以先做哪個、後做哪個,而是應該要同步並行。現在政府其實已經有一些單位,開始著手反映各種假訊息的攻擊,但能量還不夠。

確實應該拉高層級,如果未來假訊息傳遞越來越快、越來越廣,我們真的是要成立一個直接面對的單位,一個專門破除假訊息的單位,把它作為正式的平台。除了政府單位應該把因應單位的位階提升,我們也應該在法的部分,去抑制「在地協力者」的角色,我覺得這應該要並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