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昶佐:對獨裁國家來說,民主自由社會到處都是漏洞

心慌保全來訪問 Ep.15

  • 作者 = 心慌保全
  • 編輯 = IORG 研究總部
  • Published = 2021.1.6 18:00

心慌保全以 IORG 的研究報告為出發點,約訪多位立法委員、議員、學者、專家,詢問他們對「中國對台資訊操弄」的看法。

第 15 集,我們訪問了立法委員林昶佐,他強調世界現在共同面對的是比過去都還龐大的獨裁國家,而且對「它們」來說,民主自由的社會到處都是漏洞!

訪問日期/2020 年 11 月 6 日

Q/委員之前在社群媒體上,曾經遇過類似「資訊操弄」的攻擊嗎?

政敵或對手特別操作一些假訊息,這類事情當然都有啦,像一般選舉,對手的一些抹黑、扭曲資訊,大概都是比較普遍在民主政治裡會發生的,我幾乎都是「不理他不管他」,基本上只要是扭曲、抹黑的那些,我就冷淡處理,不想掉到他的陷阱裡跟他吵架。

但現在我們的對手,除了我們自己的政敵之外,還有中國,像從我第一次選舉到現在,有很多對我的攻擊,甚至對我家人的攻擊,都是來自於中國。

甚至像前一陣子洩漏出來的中國「振華數據」裡面,監控的名單也有我太太 Doris,所以我發現這些有系統性地在做資訊操弄以及監控的,也不一定是我自己選戰上的對手,那這就不只是說「要不要回應」的問題,而是會去思考「有沒有系統性處理的方法」。

Q/在碰到上述狀況的時候,通常委員會採取什麼行動?是否會發揮影響力導正視聽?

以目前來講,我通常都是在選戰過程遭遇對手的攻擊,從兩次選舉看來,基本上對手的攻擊內容幾乎都是一樣,其實已經可以慢慢證明他們的攻擊其實是無效的。但我同樣會擔心,如果未來新的對手,得到像中國政府這樣的資源來操弄,說不定同樣的資訊,可以擴張的程度,就會比過去遇到的能量還要高出很多。

我是比較不好意思講,但以我的對手,連開一個直播都只有二十幾個人看,所以當然我若不理他,這種沒有人相信的事情,就會慢慢的消彌,但如果他有資源,向中國在全世界的操弄方式,用國家的資源來灌注的話,那影響可能就會變很大。

以陳菊的例子來說,她其實已經離開高雄市一陣子了,為什麼每到選舉,例如去年,都還是可以再被抹黑、擴大扭曲,這就一定不是陳菊以前在高雄的對手不爽她,又跑出來弄她,不可能嘛!明顯是有另一個系統性的操作,我目前不理過去兩次選戰對手對我做的抹黑攻擊,是因為那些並沒有因此越滾越大的跡象,但如果系統性的灌注資源,可能會超過我們可控制的範圍。

Q/根據 IORG 的研究結果,中國確實在台積極進行資訊操弄,委員對此觀察為何?是否有觀察到什麼中國新的滲透、宣傳手法?

我們很難去破壞獨裁社會,不要說講到民主啦,光講名字就好,像我以前在達賴喇嘛生日那天,在微博上寫:「觀世音菩薩生日快樂!」因為他是觀世音菩薩轉世嘛,所以就在那天寫「觀世音菩薩生日快樂」,三個小時內就被刪了,所以更不用講說要寫「民主自由」,或是跟人權相關議題,植入想要講的東西,在獨裁國家是很困難。

但反過來,我們這個自由民主的社會、言論自由的市場裡面,對獨裁國家來講。到處都是漏洞,既然到處都是洞,要讓你崩潰的話,就在這些洞植入病毒(錯的、假的資訊),讓你不相信自由、不相信這個民主的制度,所以要怎麼讓對於獨裁政府來說,滿滿漏洞的制度裡面,建立防禦機制不讓攻擊進來,這是我們現在想的事。

我們還是要自由,在這個言論自由的世界裡,我們還是希望說,再怎麼樣荒誕不經的言論,我們也要保護他,在正常的言論自由的框架裡,出現的各種奇怪言論,我們有的時候笑一笑就算了。有一些委員會講說,為了言論自由,所以不能阻擋這種假訊息,但其實我們對於再奇怪的訊息,包括某些委員問政的時候,做很奇怪的事,我們都還是會讓他去做這些秀,因為這本來就是民主社會的一部分。

但如果是獨裁政府,系統性地想要破壞我們的民主自由,這是不容許的。過去世界面對的獨裁政府,沒有中國或俄羅斯這麼龐大,現在他們的規模已經大到,不只沒辦法像以前一樣,用國際能量引導這些獨裁國家變成民主,甚至反過來被他入侵了。現在各國出現的民粹主義不都是這樣嗎?有一些強人政治重新出現,包括台灣在 2018 年差一點韓國瑜都上了,要是我們去年沒有撐住,讓韓國瑜當總統,大家都 GG 了。

Q/委員認為目前行政、立法部門還能夠做什麼?你個人會做什麼事?

有很多委員提出不同的方式,那我自己個人,因為過去一直跟資訊圈,包括 Facebook 的朋友們,保持固定聯繫,我認為現在重要的這些社群平台,加上 NGO 與政府,應該要做更緊密的結合。而政府應該最好要有專門處理假資訊的單位。

像 Facebook、Twitter 等等這些社群平台,當查到假訊息時,會有個立即反應的機制。雖然美國選舉的過程裡面,很多人對這個機制都不滿,但是這時我認為是該架起除了特定平台外,跟台灣 NGO 以及政府三方共作平台,當任何奇怪的資訊出現時,方便快速追溯到訊息的源頭。

例如說類似關西機場事件發生的時候,應該要有個簡單的按鈕,方便查證這個資訊是來自哪裡、可信度有多少?當我們使用 LINE、Facebook 的時候,可以增加這類「有政府系統性的協助」的功能,以及 NGO 做第三方民間把關,公信力會更好。

Q/就過去經驗評估,委員認為「在地協力者」影響力如何?如何因應這個問題?

在地協力者,不管是故意還是無意,都應該要負擔一部分責任,無意的應負擔的責任當然就是比較輕一點,但他應該要被警告到;那刻意的或是有利益關係的,例如像中天母集團,在中國拿了那麼多的補助,還能不能在台灣經營媒體?你跟我說他是無意的,我怎麼相信?我覺得就是應該要進一步管制的,在我們的媒體倫理裡面,應該要思考怎樣加入剛才講的要件,不能讓跟中國有密切的關係的媒體,在台灣享有言論市場上的優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