資訊管制、言論自由,高虹安:需在天秤兩端取平衡

心慌保全來訪問 Ep.10

  • 作者 = 心慌保全
  • 編輯 = IORG 研究總部
  • 訪問日期 = 2020.9.21
  • 發佈 = 2020.12.15 19:00

心慌保全以 IORG 的研究報告為出發點,約訪多位立法委員、議員、學者、專家,詢問他們對「中國對台資訊操弄」的看法。

第 10 集,我們訪問了立法委員高虹安,她以電子郵件分類的例子提出,可以用科技的方式訓練出「假消息」的分類器!

就您個人的政治工作經驗中,有沒有發現跟 IORG 報告中類似的情形?

我們常會有一些質詢或對外的發言,會被某些特定人士誤解,或是他刻意且惡意的曲解之後,透過 KOL 再把誤解的訊息傳送出去,通常當你要澄清的時候,那個雪球已經越滾越大,我覺得這種事情很難避免,畢竟政治人物有非常多發言機會,除此之外,在質詢的時候,短短的時間內,要能夠傳達出很多的訊息,這些訊息確實會引起網路上的討論,輿論可能就會因為某些特定風向,帶往另外一個方向走過去。

當然我們第一時間知道被誤傳、誤解的時候,會透過個人臉書粉絲專頁,去做澄清或聲明,如果是以黨的角度受到誤解的話,就從黨團或者黨部發言人體系,立刻對媒體提出澄清。但現在網路和媒體的資訊傳播速度確實很快,還沒注意到要證實,訊息已經滿天飛了,在訊息滿天飛了之後,其實傷害已經造成,澄清的速度不會比誤傳訊息的傳播速度來得快。

舉我自己的例子來說,1 月 11 號總統大選開票當天,某一家媒體報導「郭台銘震怒,要高虹安裸退」,我當天晚上明明在民眾黨的開票記者會,後來去三立錄政論節目,結果誤報的那家媒體,還寫說「高虹安刻意不參加民眾黨的開票記者會」。那篇報導是完全的誤傳,但訊息就在網路上立刻傳開,我直到半夜,還在打電話跟所有的媒體記者澄清,隔天早上再開一次記者會澄清,結果這篇誤報的新聞,還出現在我的維基百科上。

假的消息、不正確的消息,以現在網路散播的速度,確實是很難很快速的止血。這是政府必須要很重視的問題,這些現象有兩種可能性,一種是非惡意的,只是誤會;第二種就是如報告所說,有境外勢力的介入,可能是有目的性的操作整個社會輿論風向,第二種的情況一定是最不樂見的,所以我們應該從源頭去建立機制加以防範。

台灣地方民眾受到「資訊操弄」、「不實訊息」影響的嚴重程度如何?

瑞典哥登堡大學的研究提到,台灣遭受外國假資訊攻擊的程度,是世界第一名,台灣終於有一個世界第一,但不是令人開心的第一名。在科技應用如此廣泛的情況下,網路上假消息的散佈也就更容易,像是長輩朋友常常用 LINE,他們的 LINE 的群組裡面,有時候接收到的訊息會是假消息,雖然行政院有推出類似假消息偵測的AI機器人,加進群組裡面,機器人會立刻幫你查證。但這對長輩來說,很多人會有反彈,認為這個是政府做出來,專門要來偷聽民眾傳訊息的監聽機器人。

在臉書上面也有很多這種資訊操弄的情形。例如之前韓國瑜的選舉,有一張他抱寶寶的照片,有一些側翼的粉專 po 說:「把寶寶抱起來是非常不禮貌、沒有衛生的行為」,後來證實,其實是父母把孩子抱給韓國瑜。很多假訊息的傳遞都是來自一張圖,任何人都可以看圖去說故事,然後不知不覺形成了資訊操弄。有些訊息可能你我覺得很有趣,然後分享給別人知道,在轉貼的過程當中,我們變成了一個某種程度上的協力者也不自知。

面對境外勢力的資訊操弄,台灣如何保護自己,甚至反制?

今年特別多境外勢力利用內容訊息操作,我們可以叫做內容農場。在今年疫情期間特別明顯,有很多從境外傳進來的訊息,例如說「台灣的疫情非常嚴重,政府罔顧人民性命」之類的罐頭訊息,甚至還有「台北市已經有很多屍體搬出來」、「政府私下授受口罩,都是綠營的立法委員受惠」等等。這一類的訊息,從編碼、用字遣詞上,是可以看出來源,因為很明顯的是用簡體字,或用中國大陸用語,這些可以很明確看出這是境外勢力在做的事情。今年從疫情、從大選,境外勢力嘗試把假訊息灌進來帶風向的狀況,常常出現。

我在上一個會期也質詢科技部,對科技部部長強調,除了現有的事實查核中心,我們更應該快速地瞭解每一個訊息,是否有一些虛假的成分在裡面,第二個我覺得科技部可以做的是,從科技的角度,去防堵假訊息的散佈。

那這個防堵的方式有兩種:第一個是從訊息的內容本身。舉例像電子郵件,它都會自動從郵件的內容文字判讀是不是 spam、垃圾郵件,這個方式套用到判讀假訊息上,找出可能的特定模板跟表達方式,或是有些字體跟編碼特性,從這些特徵,我們也許可以去訓練出判讀假訊息的方式;第二個可以去判斷的方式,是假訊息傳播的路徑,假訊息要成功散佈,一定是同時有很多源頭,快速的轉發,形成一個 pattern,只有假訊息才會需要這種短時間、多源頭,類似病毒式的散佈,從這兩點我們可以去判定,這可能是一個假訊息,然後及早在源頭上防止,這是我覺得中央政府可以去做的事情。

最近有觀察到什麼中國新的滲透、宣傳手法嗎?

我補充一下最近觀察到滿有趣的新現象。中國大陸現在有一些新的宣傳、滲透手法,像愛奇藝、抖音,很多年輕人都很喜歡用,瀏覽這些平台的數位內容,而現在衍生的新手法就是,他們會透過這些數位內容,影響我們新一代的年輕人;另外一種情況是,他們可能透過文化、戲劇、影視,這些方式去滲透我們台灣的下一代。像最近 Facebook 狂丟新的「三國卡通」,超多人轉發,像是那種卡通,某種程度上就是讓大家覺得很有趣、有才、有梗,不知不覺開始內化吸收。

去年立法院通過的《反滲透法》對解決這個問題是否有效?

當然法的立意是正確的,畢竟我們要保護台灣的國家安全,但大家會希望把這個法更明確的定義好,而不是貿然推出。在反對境外敵對勢力的時候,可能會想辦法去制定法律,來防制他們做的一些事,可是在訂這些法的時候,我們也要小心,不要變成跟他們一樣,變成在管制人民言論自由。

所以,不管是《反滲透法》或是《科技偵察法》,在民間裡面也會有另外一種聲音是「我們會不會也變成像中共一樣?」台灣一定不希望變成這樣,所以我們在立法的時候,一定要把這些人的權益考慮進去。而不是單純把我的執法工具全部準備好之後,無限上綱的去使用,變成濫權,這樣就是比較不好的狀態。

「在地協力者」影響力如何?如何因應這個問題?

在地協力者這塊,我舉個例子,雖然不在「敵對勢力」供應鏈上。我其實之前就有一直在講說,像《博恩夜夜秀》,收過蔡英文、韓國瑜,各種不等的價金,讓他們上節目。我認為不管是網紅,或是側翼,或境內的公關公司,收了資金嘗試做宣傳活動等等,雖說這是一種宣傳的手段,但有可能會有資訊操弄的可能性,所以我覺得,這類合作都應該公開透明,或是要有對應稽查的制度,否則,就變成他們可能收了錢做事,成了在地協力者供應鏈上的一環。

如果他今天收了錢之後,是去捏造所謂的假訊息,那這就很明顯,要有某種程度的法規去限制他。以目前現有的法規,《社會秩序維護法》裡面,是有對「散佈不實謠言」或者「危害社會秩序」,有相對應的明文規定,那《反滲透法》再更強烈的一點,關乎國家安全的部分,罰則相對更重。以目前的狀態來看,這兩個法,剛好一個比較輕,一個是比較重,可以先以這兩個現有的法令,去做相對應的處理。

您個人認為面對資訊操弄,行政、立法部門分別可以做什麼?您個人會做什麼事?

如何管制,就是想辦法在天秤兩端取得平衡。管得嚴,最極端的一個例子,就是像中共;管得鬆,那就是像台灣,沒什麼在做內容審查。我覺得最好的方式,第一個是增加人民的媒體識讀的素養,這是我覺得最基本大家要做到的事情,在閱讀任何媒體文章的時候,要有基本的判讀能力、思維辨識的能力,能夠知道「訊息不能夠盲目的轉發,必須去驗證真實性」;第二,政府要建立好「事實查核機制」,不管是設獨立單位去做這件事情,或用 AI、自然語言處理等先進科技,用機器學習的方式,去幫助我們快速辨識訊息的真偽;第三,累積夠多不同樣態的案例之後,再來考慮修法的可能性,嘗試在天秤找到一個平衡點,以人民的權益、國家安全為最大優先考量,去審酌裡面的文字,這是我認為真正比較可以解決到問題的方法。

  • 資訊操弄
  • 立委
  • 高虹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