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觀察】媒體滲透威脅下,捷克對中立場漸趨強硬

  • 作者/徐曉強
  • 編輯/IORG 研究總部

過去十年隨著中國政經實力增強,捷克智庫「國際關係協會」的《販賣中歐:中國的政治影響》報告顯示,捷克政、商界對中國越來越友善,不過共產威權的記憶卻使捷克媒體普遍對中國的批評多於讚賞,高達 41% 的報導對中國的態度負面,正面的報導僅有 14%。對此,中國試圖影響、控制捷克媒體,並取得一定成效。例如今年四月,中資進入捷克最大的媒體集團 Médea,成為最大股東,引起憂慮。但中國強硬的外交手法和「看得到、吃不到」的經濟利益,已經讓捷克開始警覺到中國鋭實力的真面目。

2020 年 6 月初,捷克參議院議長維特齊(Miloš Vystrčil)正式宣布他將接受台灣立法院邀請,於今年 8 月底率團來台,這是繼去年年中美國前眾議院議長萊恩(Paul Ryan)訪台以來,西方國家立法部門訪台的最高層級,對台灣來說無疑是件令人振奮的好消息。

因經濟利益而升溫的雙邊關係

捷克在 1989 年發生天鵝絨革命、實施民主化改革,並在 1993 年和平地與斯洛伐克分離成立共和國後,多數人是對共產、威權主義帶有敵意的,並因台灣、西藏和人權等議題和中國關係緊張。但隨著中國加入世界貿易組織,經濟實力逐漸強大,捷克政界和商界對中國的態度漸漸軟化,特別是 2008 年全球金融海嘯讓捷克經濟也受到衝擊,急需找尋海外市場來提振出口、刺激經濟,「人權議題不應阻礙與中國發展經貿關係」的論述隨之而起。 2013 年齊曼(Miloš Zeman)當選為捷克總統之後,捷克政府推動明顯友中的外交政策,齊曼總統在 2014 年、2015 年先後訪問北京,以實際行動支持中國的「一帶一路」計畫,中國領導人習近平也於 2016 年回訪布拉格,凸顯緊密的雙邊關係。

在這個脈絡下,就不難理解為什麼維特齊議長決定訪台不只在台灣掀起討論,也在捷克政界引起一陣波瀾,因為這是繼布拉格市長賀瑞普(Zdenek Hrib)2018 年底上任以來、一連串「親台棄中」的言行後,再次有捷克重量級政治人物公然採取與中國對抗的立場,在先前普遍「親中」的捷克政治氛圍中並不尋常。

政界、媒體對中態度不一

位在布拉格的「國際關係協會」(Association for International Affairs,AMO)曾在 2018 年 4 月與其他兩間中歐國家智庫共同發表了一份《販賣中歐:中國的政治影響(Central Europe for Sale: The Politics of China’s Influence)報告,AMO 的研究員分析 2010 年到 2017 年年中這段時間內捷克媒體關於中國的經貿、政治性報導,並記錄這些報導內容對中國的態度和主題為何。

圖一:捷克不同職業來源新聞對中國的態度。資料來源:國際關係協會,《販賣中歐:中國的政治影響》報告。

他們發現儘管捷克政界對中國的立場稍偏友善,但捷克的記者們卻對中國抱持相對批判的態度。AMO 的研究結果顯示 191 篇有關捷克政治人物對中國態度的報導中,約有 28% 對中國正面評價(其中大部分是齊曼總統的發言),21% 是負面報導,剩下的則是中立性質報導。反觀捷克記者自己寫的中國經濟、政治相關報導中,有 30% 負面、64% 中立,僅有 6% 持正面態度。若以整體 1257 篇中國相關報導來看,更有高達 41% 的報導對中國的態度負面,另有 45% 持中立立場,而對中國正面的報導僅有 14%,顯示捷克媒體對中國其實不甚友善。

圖二:捷克媒體報導對中國態度。資料來源:國際關係協會,《販賣中歐:中國的政治影響》報告。

捷克媒體面臨的紅色滲透

為了扭轉中國在捷克的負面印象,和台灣相似,捷克媒體其實也有中資入股進而影響媒體報導的狀況。根據 AMO 的研究,2009 年開播的捷克電視頻道巴蘭多夫(TV Barrandov),其母公司 Empresa Media 在 2015 年接受中國企業華信能源(CEFC China Energy)投資後,原本對中國中立或負面的報導就突然改變為全然地正面報導。今年四月,布拉格廣播電台網站也披露中國政府擁有的投資公司中信集團,透過中間商購買了捷克最大的媒體集團 Médea 57% 的股權,成為該集團最大的股東,引發捷克以及歐洲輿論的擔憂。

圖三:捷克國家電視台對中國態度。資料來源:國際關係協會,《販賣中歐:中國的政治影響》報告。

捷克重要政治人物訪台的決定或許代表捷克政界對中國的立場正在改變,在對共產政權壓迫記憶猶新、強調人權的捷克,中國太具侵略性的外交手段反而讓捷克政治人物感到反感,再加上大舉投資捷克的中國華信能源於今年 4 月宣告破產,先前承諾的經濟利益可能落空,都讓捷克認清中國鋭實力的本質,重新審視對中政策。長期來看,一向對中國持保留態度的捷克媒體是否會因中資進駐,而改變捷克人民對中國印象和輿論,進而影響捷克對中政策,值得觀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