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抗資訊操弄=防疫!苗博雅:專責、宣導缺一不可/心慌保全來訪問 Ep.5

  • 作者/心慌保全
  • 編輯/IORG 研究總部

以 IORG 的研究報告為出發點,心慌保全約訪多位立法委員、議員、學者、專家,詢問他們對「中國對台資訊操弄」的看法。

第 5 集,心慌保全訪問了台北市議員苗博雅,她認為媒體識讀是改變社會文化的長期抗戰,並指出對抗資訊操弄就像防疫,需要有政府的專責機關或人物來扛責,不斷提醒大眾。

訪問日期/2020 年 8 月 17 日

Q/有沒有受到假新聞攻擊的切身經歷?當時如何反應?

當我們在問政的時候,被我們問到的就會有一些回應,這些回應裡面,有些論述是從某些中央廚房跑出來的,這也許是從他們的社團、粉絲社團、什麼之友的社團⋯⋯之所以看得出來,是因為他們幾乎原封不動複製那些文字,到處貼在留言下面,你會看到不同人貼同樣的內容,我不是說這是假的,但這看得出來這個模式,是有一個論述的提供者:一個中央廚房出菜之後,其他人幾乎是很快地照單全收,去傳播這些素材。

今天訊息傳播變得很容易,有點像水管,從自來水廠水管,接到每個人的家裡面,只要一個連結或文案丟出來,我可以複製到一百多個群組裡面,大家不是很在乎自己傳遞訊息的品質的話,很容易就會順著人際網絡,形成一個散播不實訊息的路徑。

Q/碰到假訊息攻擊的話,會去做反駁或任何處理動作嗎?

這件事實際上我也沒有一個很完善的方法。如果我覺得那是值得回應的看法的話,我會挑其中一個回應,但最大的難處是:我真的沒辦法逐一每一個去對話,我能夠親自去對話的其實非常少。

比如說很長的文案裡面講錯五個東西,如果我每個都要講,就要寫三倍長五倍長,所以一個困難點是:我只能挑其中一個最顯著的有問題的去說「你這東西有問題要更正一下」,其他我覺得比較小的部分就沒辦法去處理。這種東西就是這樣,一開始發動的人就佔了比較優勢的位置。

Q/認為對付假訊息短期來說有幫助的方式是什麼?

什麼東西短期做有效?回歸到最基本的一點,至少你要透明。

像我一直覺得領有國家核發證照的媒體,他的資金來源跟股東成份,不管他是不是公開發行的公司,其實都應該要透明,我覺得閱聽人有知的權利,更有權利知道我現在看的新聞,是誰花錢做出來的。我們沒辦法控制每個人相信什麼不信什麼,我們只能做到一件事,把盡可能協助你判斷的資訊都給你,如果你已經有了這些資訊,最終還是決定要相信這個的話,那也是你的自由,我沒辦法干涉你的內心,但我可以提供盡可能多的素材,讓你去判斷。

第二個就是,政府應該考慮怎麼樣從資訊節點,網路平台服務的提供者著手,應該要坐下來談,看這些業者願意自律到什麼程度。

有時候明顯就是假的東西,一直在平台流竄,說真的雖然我們在大多數情況下,不應由政府判斷「哪些資訊應該傳播或不應該」,但有些特殊情況我覺得平台業者應該負責,我們先不講假資訊,先講另外一個問題,比如說非自願流出的性愛錄影帶,像這個事情,網路平台能兩手一攤說「他沒辦法,大家想放什麼就放什麼」,大家可以接受這樣的社會嗎?顯然是不太能的吧。我們還是認為這些網路平台提供這些內容營利的同時,不能踩在別人痛苦之上,所以當非自願流出的性隱私影片,平台應該下架,阻斷他傳播的途徑,否則就是一直在傷害無辜的被害人。

這種所謂的平台你可以把它想像成通路,而且是超大通路,像這樣的通路流通上的資訊,多多少少要有點責任,至於這個機制是什麼,政府可以跟平台業者去談,這個東西我不覺得有個標準答案,現在各國都在嘗試,像我知道推特有個機制就是「標示」,像之前川普有些發言,被推特標示「這是有爭議、這是假的」,這是推特的一個嘗試,我覺得很好,至少美國已經開始,國會開聽證會叫這些平台業者來,講講情況跟想法,那國會也講講想法,大家弄出一套新的,看有沒有用,至少踏出第一步,而台灣目前還沒有看到那個很明確的第一步在哪裡,短期內還是要建立平台責任的機制。

Q/針對假訊息資訊戰,自己會針對哪部分去推動改變?

我個人要在這方面努力的東西,就是運用我的影響力,讓更多人注意到這個問題,當然在實際上學校教育我們也可以做些努力。

近期我也有看到,可能是因為選舉的關係,蠻多人都開始關注這個題目,不同的政黨好像也都不否認這是一個問題,只是他們的方向不太一樣,但至少沒有人說「假訊息的問題並不存在」,我想各個政黨都會說有人在操控媒體、有人在發動網軍,只是互相指著對方的鼻子,確實這個東西現在,在政治上要採取解決方案,這個風確實有在吹。如果再吹得更大力一點,能不能給國會形成壓力?因為這東西畢竟還是要國會進來。

國會議員進來之後?我現在也不是非常確定,到底是哪個部會要來負責這個問題,這是一個大哉問當中的第一問。政府哪個部會,是我們的資訊戰、防治中共資訊戰的 PM,這是一個很大的問題,你要把頭找出來,才能去拉動各個部會力量,尋求解決方案。

Q/提到國會,你認為反滲透法是能夠有效防抵資訊戰的嗎?

反滲透法它並沒有創設任何反滲透機關,只是多了一些規定說,你不能夠做這些行為,如果你做的話,我們用刑法去罰你。

可是實務上檢察官跟調查局對這件事很不熟悉,或是也可能檢察官調查局對於這種才剛立法被創造出來的犯罪型態興趣缺缺,也許他們更有興趣在抓毒品,因為積分比較高,或是抓一些其他重大專案查辦的案件,例如酒駕,那這個犯罪型態雖然被創設出來、被定義成犯罪了,可是如果我們的檢警調,沒有這麼積極去查辦的話,其實我們能夠抓到的案件仍然是有限。

假設整個鏈子缺了一個,比如說檢察官很少積極查辦這類案件,或是檢察官查辦了之後,法院見解很寬鬆,導致大部分案件都無罪的話,最終還是很難達到我們想要抑制這類型案件的犯罪效果,所以我不會說反滲透法沒用,但大家也不要覺得有了反滲透法就萬用。

Q/政府應該怎麽面對資訊戰這個問題?

我覺得「快打部隊」澄清或是做文宣,那有點像是消毒,如果你每天在外面消毒,可是大家都不戴口罩不洗手,再怎麼消毒都會大流行,所以你要怎麼讓大家意識到,要戴口罩要洗手──而且在你未來的人生當中都是這樣,因為這是新常態──這是一個很強烈的社會文化衝擊,所以政府必須要有一個機關,或是願意主責的部會或主責的政委,出來拉宣傳。

對抗資訊操弄也是防疫,你要防治「假資訊」這種病毒,就是要防疫,沒有宣導是不能防疫的,就像大家都會覺得,國外有些政要說,不用帶口罩,大家都覺得很好笑,你聽到台灣有些政要會說「沒關係啊接收多元不同聲音,每個都看看、聽聽也很好」,這就是「面對 COVID 不用戴口罩」的意思,那我們政府面對這個的態度是什麼?總要有一個說法出來,才能夠讓大家建立這個警覺意識,當然並不是我們要不看、不聽任何簡體字的東西,而是你要知道,你轉傳訊息不能這麼隨意了,雖然真的很方便,可是你有可能在還沒意識到的時候,成為散播假訊息的幫兇,當有七成八成以上的民眾有這種意識的時候,假資訊的影響就會降低很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