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告造謠人士卻慘遭法院認證!蔡易餘無奈:台灣太輕忽資訊操弄影響

心慌保全來訪問 Ep.19

  • 作者 = 心慌保全
  • 編輯 = IORG 研究總部
  • Published = 2021.1.15 18:00

心慌保全以 IORG 的研究報告為出發點,約訪多位立法委員、議員、學者、專家,詢問他們對「中國對台資訊操弄」的看法。

第 19 集,我們訪問了立法委員蔡易餘,他以自身提告造謠者的經驗卻敗訴出發,認為台灣在實務上太輕忽資訊操弄的影響,另外也舉出美國總統川普在臉書及推特上被審查的例子,指出民主制度的言論自由也可能因為制度而受衝擊的現象。

訪問日期/2020 年 11 月 16 日

Q/委員個人曾經遇過類似資訊操弄的攻擊嗎?當時您怎麼反應?

有啊!之前選舉的時候,媒體都在報「蔡易餘是楊蕙如的老公」,報得轟轟烈烈的。

起因是我在 2005 年,一群朋友出國玩,其中有一張跟楊蕙如的合照,當時都會把合照貼在臉書,因為大家都是朋友沒關係啊,結果後來選舉時被拿出來渲染,在網路上,尤其國民黨的側翼部隊,全部都傳得沸沸揚揚,還幫我做成喜帖、改我的維基百科,然後截圖再傳出去,雖然我出來澄清,但越澄清他們越傳,即使開記者會,拿出我的身份證看配偶欄也沒有用。

雖然後來我有去提告這些散佈假訊息的人,但因為當時被認定的散佈者,是一位 60 幾歲的家庭主婦,法官判定他因為沒有查證能力,所以造謠無罪,我就變成被法院認定的「楊蕙如的老公」(笑)

法律本身沒有問題,條文本身也沒有問題,但法官對假訊息散佈的影響,所造成的傷害,在認知上我覺得是不夠感同身受的,以我自己的例子來說,都已經判定他散播假訊息了,為什麼選擇不處罰?如果不處罰,就讓這些會傳假訊息的人覺得沒差,下次又看到假訊息,就再繼續亂傳。

我覺得中國做假訊息也是抓緊台灣人這一點。台灣人就是覺得很多訊息是不用經過充分的查證,或者是充分的理解。他只要看到有達到罵他的政治上不喜歡的人的目的的時候,就會把它拿去做轉傳。

Q/就委員實際觀察之下,認為中國對台灣的資訊操弄嚴重嗎?有沒有觀察到什麼滲透手法?

其實你看現在整個 PTT 的架構,很多都是中國水軍、五毛,從他們的言論,例如講到「川普」就說「特朗普」,還有很多關鍵的用語,一聽就知道是來自中國。那為什麼 PTT 上,那麼多中國的網軍,他們目前都在替誰講話?大家只要稍微點進去觀察一下,就會發現當前我們被中國言論滲透有多嚴重。

Q/您認為當前台灣的法規,是否還有不足之處?行政以及立法單位能如何改善?

《反滲透法》主要規範選舉期間,或者是公務人員,但在非選舉期間,就沒有覆蓋到,很多假訊息流竄,其實都在非選舉期間,這一塊在《反滲透法》可能就沒辦法應用到,可是若真的要修法涵蓋到非選舉期間,又會被講說「民進黨是綠色共產黨」,說我們侵犯人權,這個界線不好拿捏。

這次美國大選,川普講的東西都被言論審查,臉書、推特都就直接在貼文下註解,但若連發表評論,描述自己感受,也都要下註解的話,我覺得這就是矯枉過正。他們想遏止假訊息,所以針對錯誤消息做即時更正跟回覆,但開始加入主觀因素,就又變成是另一種類型的言論審查了。

所以,雖然民主是持續要進化的,但也沒有這麼簡單,對付假訊息若真的採取兇狠的一步,反倒侵蝕了言論自由本身,我覺得這很難拿捏。

Q/承上題,委員認為成立中央專責單位,統籌負責假訊息的防治與回應,有其必要性嗎

我認為光現在行政院製作圖卡回應訊息,就被罵成這樣了,如果成立獨立機構,更是被罵翻。但針對假訊息即時的澄清,我覺得還是必要的,各部會都需要隨時備妥資源和人力,快速回應各類型的假訊息。

不能說因為怕人家講「小編治國、製圖治國」,就把這件事情的優先順序挪到後面,因為不澄清,就是放任這些人繼續散佈假訊息,讓輿論慢慢摧毀大家對政府的信心,這個是很可怕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