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知道中國媒體「姓黨」嗎?

  • 作者/嚴婉玲
  • 編輯/IORG 研究總部

先講結論:中國不只官媒「姓黨」,幾乎大部分媒體都姓黨。中國媒體幾無新聞自由可言,而黨媒作為中國大外宣的工具,台灣正是其重要的戰略目標。因此,看到中國新聞,不要轉傳!

#這句話哪來的

其實還真的有人姓黨⋯但這不是今天討論的重點,這邊說的「媒體姓黨」,這個黨就是「中國共產黨」。「媒體姓黨」這句話是中國領導人習近平在 2015 年的公開發言,他說:「黨和政府主辦的媒體是黨和政府的宣傳陣地,必須姓黨」。

但什麼是「黨和政府主辦的媒體」? 我們也許以為,百分之百由政府或黨出資的媒體才叫官媒或黨媒,但事實上,這幾年中國政府力推媒體市場化的影響下,官媒與非官媒的界線已越來越模糊。就算是民營媒體,中國政府仍然有八百種手段可以控制媒體內容,例如出刊前的內容審查、對經營者的各種刁難,甚至出刊後的輿論圍剿。

#無國界記者對中國媒體自由的觀察

2020 年 4 月,無國界記者(RSF)發佈最新全球新聞自由度排名,中國全球倒數第 4,圖中的黑色公雞,令人怵目驚心。根據無國界記者的報告,中國不但於今年因武漢肺炎疫情關押 3 名公民記者,更是全世界關押最多記者的國家,約有一百名記者遭囚,絕大多數是維吾爾人。

無國界記者發佈 2020 年全球新聞自由指數排名,台灣為世界排名第 43 名亞洲第 2,中國為世界排名第 177 名世界倒數第 4

#美中戰爭下的中國媒體

美國總統川普上台後,對中國的態度日趨強硬,2018 年開始,對中國開啟一系列且戰且談的貿易戰。美中關係緊張的此刻,雙邊的記者也開始受到與他國記者不同的待遇,美中雙方互相驅逐記者出境,川普政府對中國記者實施新簽證限制,都是實際案例。今年 2 月及 6 月,美國國務院指定 9 間與中國政府關係密切的媒體為「外國使團」,這並非意味著他們可以得到外交特權,相反地,這些媒體與其記者在美國的一舉一動必須被嚴格檢視,因為他們服務的對象並非閱聽大眾,而是中國政府。

#經略全球的中國「大外宣」

如果以為美國對待中國記者只是因為出於兩國戰爭狀態,那就太小看中國的「大外宣」實力了。

國際人權組織「自由之家」(Freedom House)於今年初提出的報告《北京的國際大聲公》,其中明白指出,中國利用媒體對世界各國宣傳特定的中國正面價值,以鼓勵外商投資、減低外媒負面報導對中國的影響力,手段則甚至可以做到以大量資金設立「假外媒」或免費提供知名外媒對中國的報導內容等等,讓消息看起來更為真實。

在《無聲的入侵》、《大熊貓的利爪》兩本書中,作者都清楚描述中國在澳洲、加拿大等國家,透過各種管道滲透、影響該國輿論,甚至政策的實際案例。

圖像裡可能有文字

《無聲的入侵:中國因素在澳洲》作者為漢密爾頓(Clive Hamilton),說明中國如何滲透介入澳洲政治。《大熊貓的利爪:中國如何滲透、影響與威嚇加拿大》作者為文達峰(Jonathan Manthorpe),說明中共如何監視、思想控制、鼓吹學生對抗「反華勢力」、指點大學人事,藉「教育交流」的包裝影響加拿大。

#對台灣的影響是什麼

這些事,跟台灣又有什麼關係呢?

1949 年之後,中華人民共和國與中華民國在冷戰體制下,成為長期對立且互爭中國代表權的兩個政權。隨著時勢變化,中華人民共和國作為中國唯一代表已是不爭的事實,中國政府至今仍心心念念,希望能「收復失土」,期將中華民國消滅殆盡,實質統治台灣。

另一方面,中華民國則在歷經修憲、國會全面改選、總統直選等民主化過程後,逐漸取得在台灣的統治正當性,「中華民國在台灣」作為一個獨立國家的想法也深植人心,這對於中國的統戰相當不利。因此,除了傳統統戰的政治與經濟滲透外,近十年來,中國更將重心放在透過媒體、網路籠絡、同化甚至洗腦台灣人。如果台灣人認為台灣與中國文化相通、經濟相依,政治就沒理由不能統一。

看到中國新聞該怎麼辦

在中國媒體姓黨的時代,我們最簡單能做的事情是,當看到來源為中國的新聞、文章內容,先不要急著轉傳,甚至可以想想:我是怎麼看到這則新聞的?

雖然這些事情聽起來相當陰謀論,但,在網路時代,我們每天都被數以萬計的訊息淹沒,思考訊息的來源,就是我們每個人在茫茫資訊洪流中的定錨點,也是阻斷中國「訊息鏈」的重要作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