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控中資、公職陽光法案,陳柏惟擬三面向立法斬資訊操弄/心慌保全來訪問 Ep.9

  • 作者/心慌保全
  • 編輯/IORG 研究總部

心慌保全以 IORG 的研究報告為出發點,約訪多位立法委員、議員、學者、專家,詢問他們對「中國對台資訊操弄」的看法。

第 9 集,我們訪問了立法委員陳柏惟,「中國已經把我們設定為代理人,為什麼我們不把他設定回來?」他提出資金來源、代理人法及公職陽光法案,以三個面向,力斬資訊操弄!

訪問日期/2020 年 9 月 09 日

Q/有遇過類似資訊操弄的攻擊嗎?當時怎麼處理呢?

比如說到現在還有人覺得我住高雄,這是我目前面對最廣泛的假訊息,但事實上就不是啊,我們解決的方式就是拿出高鐵通勤記錄、房屋租約、或是行程曝光,證明在這三個條件都滿足之下,住高雄是不可能的。

回不回應要看那個假訊息的影響程度,如果是鄰里之間的假訊息,就在鄰里之間處理,若是全國性的假訊息,我們當然就站出來反駁。假的反面就是真嘛,面對假訊息的處理方法,我認為就是跟人家講「真的情況」。

資訊操弄者會花很多時間去把那個假的變成真的,他會有一個系統脈絡以「弄假成真」,如何讓我們的「真」,比他的那個「真」還要有公信力,就是拿出證據,因為假的東西是沒有證據的。

Q/「資訊戰」是真實存在的嗎?

之所以會有「資訊戰」,一開始是從 2009 年聖火傳遞開始,當時北京奧運規劃了一個聖火儀式,要繞全世界,最後在鳥巢體育場點燃聖火。可是在繞行全世界的時候,一開始就遇到西藏圖博人抗議,然後又遇到維吾爾人抗議,最後連法輪功都加入,後來發現:聖火炬到哪裡,全部都是負面宣傳。

當時中國決定要洗刷恥辱,但不是把「不好」的行為變好,而是去買媒體。他們在歐洲花了10億美金買媒體、在澳洲收買政治人物,在美國更是方方面面的滲透,甚至在這次選舉,中國要求在美中國人把票投給對中國比較友善的陣營,這些都是「資訊操弄」的一種手段。

這種四處撒資料的過程,就是試圖在每一個人的腦子裡面,建構成對中國有利的訊息,影響最後你蒐集出來的訊息判斷。

用個簡單例子比喻:假使我們今天開一間雜貨店,每個月固定開出 1,000 張的發票,這時候有人進來,丟一萬張假的東西在地上,你要怎麼整理?最後整理出來的結果,一定跟原本小店營業實際成績不一樣啊,這個過程就是「資訊戰」的過程,他不見得是「我跟你講你要相信我」,也不見得是「我跟你講什麼事情是怎麼發生的」,他是「啪!」一下就丟一大堆垃圾在地上,讓你整理訊息困難,這也是一種手段。

所以怎麼可能沒有「資訊戰」?中國每 1 秒鐘每 1 個發言、每一個動作都是在做假訊息啊。像前一陣子長江大壩有變形扭曲的狀況,還有下游村莊被水患淹到,但我們沒辦法整理出他整個全貌,地方流出來的照片或抖音影片拍到,但官方又說沒有,導致外國要整理中國的災情非常困難,全世界只有中國自己知道國內到底發生什麼事。

武漢肺炎的狀況也是一樣,他們說現在已經零確診,誰相信?我不相信啦。但我不相信我也整理不出來,有些人覺得,你整理不出來,那你就必須要相信⋯⋯這都是資訊戰的一部分,不是只有相信假的事情是資訊戰,讓你沒有辦法得到真相,那也是資訊戰的一種。

Q/目前台灣受到資訊操弄的程度嚴重嗎?

最明顯的影響是在 2018 年,我到現在回想,還是沒辦法說明那個氣氛到底是從何而來。

理論上我們要選賢與能,或是選一個不那麼爛的,可是我們最後選了一個超爛的,之後還把他罷免掉,你不覺得這件事情應該要被檢討嗎?為什麼 2018 年那個當下,我們選出那個超爛的?有些人歸咎於民進黨執政太久了,或是高雄人沒其他選擇。但 2018 年那時大家做判斷的時候,寧願選擇一個沒實績、沒行政經驗、講話誇大、塗護唇膏肚子痛,還有「講不好是因為戴耳機」的市長候選人,而不願意去選一個⋯⋯至少在高雄有市長的執政經驗,相對從政經歷完善的候選人,我們要問的是那些中間選民,看似有理性判斷能力,或原本是民進黨的支持者,為什麼在那個蓋下去的瞬間,選擇蓋給對方?這些都是問題。

大家如果覺得 2018 年是一個錯誤的、有問題的選舉,就代表我們某種程度,已經被訊息戰影響成功。在投票蓋下去那一瞬間,不蓋好的,選擇去蓋不好的,那個理由到底是什麼?這種事是實驗性的,這個鍋子會不會燙,你自己摸就知道,我跟你講會燙,你還是想摸,好奇心一輩子,你就摸一次,燙到你就知道了。

Q/委員認為台灣需要自己的「大外宣」嗎?

我認為不該叫大外宣,但有必要去做反制。

大外宣是講不實訊息來胭脂擦粉,但如果講的是台灣真實的事情,我不認為這是大外宣,我認為這講的是我們的美好,了不起就是廣告,廣吿台灣的樣子、台灣的軟實力、台灣的美好、台灣的治安等等。

這跟中國大外宣本質不一樣,一個是說假的一個是說真的,他們的目的是以假亂真,我們是要把真實的東西講給他聽。他們今天撒假的訊息出來,怎麼可能不花力氣去把它抵消掉?我們還是一定要有相對應的力量,去講我們真實的東西。

Q/能從立法的角度進一步遏止資訊操弄嗎?

我們要斬源頭,第一個就是資金來源,我們會在下個會期去提「中資限制來台」的部分法案,跟一些民間團體還有比較友好的委員合作;第二,我們會將《中國代理人法》再修正,重新推出一次,包含《兩岸人民關係條例》,以及能夠管控中資相關的東西,一併來討論。

第三個,在講之前我先舉個例,去年選舉時有一個立委參選人,他在上海交大當教授,還上了很多中國節目當名嘴,但財產申報沒有一塊錢是人民幣,你相信嗎?新黨不分區第一名邱毅,他的財產申報裡面沒有一塊錢是人民幣?

再來,我的存款比吳斯懷還要多,你相信嗎?他當將軍幾十年退伍,領退休俸後來又當立法委員,至少只有這半年,我的薪水跟他一樣,他前面整輩子的錢都比我多吧?那他今天財產比我少的原因是什麼,是投資失敗嗎?還是把美金燒掉?一定會有原因,但這個原因,在現在的財產申報是看不出來的。

所以第三點就是要推動公職人員的陽光法案。

我沒有說不能去中國賺錢,我也沒有說台商不能回來當立法委員,但是你必須要揭露,檢視在法律上,會不會因為個人的私利,而影響大眾的公利,所以我們會要求,我們在下一個會期同時會提出這個,立法委員選舉相關的陽光法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