資訊操弄無國界!范雲:修法、NCC、教育「三管齊下」/心慌保全來訪問 Ep.4

  • 作者/心慌保全
  • 編輯/IORG 研究總部

以 IORG 的研究報告為出發點,心慌保全約訪多位立法委員、議員、學者、專家,詢問他們對「中國對台資訊操弄」的看法。

第 4 集,心慌保全訪問了立法委員范雲,她分享了自身對應資訊操弄的經驗,並指出面對無國界的資訊操弄,關鍵有三點:首先是修正使現行法規更加合宜、改善新聞媒體的事實查核機制,以及從教育著手,增強國人的媒體識讀素養。

訪問日期/2020 年 8 月 17 日

Q/有沒有受到假新聞攻擊的切身經歷?當時如何反應?

最近我在行政院長總質詢的時候,問到愛奇藝涉及中資這個議題,之後我就被 CTWant 跟中天攻擊,我認為這個攻擊就符合假新聞的定義,因為他們新聞明顯扭曲我說過的話,事實上照文字稿,我當天並沒有這樣說。我作為當事人去跟他們抗議,後來內容、標題也都不改,我覺得這已經是明顯在誤導大眾⋯⋯這是我的切身經驗。

當時 CTWant 有派記者來問,記者問的時候都還好,可是後來新聞出來很明顯有誤,尤其在標題的部分更是扭曲我的原意,如果去看逐字稿的話,並沒有那個意思。新聞後來引起外界很多誤解,CTWant 跟中天當時也湧入滿多網軍來攻擊我,我個人認為那些網軍主要就是五毛。

後來我們自己錄了一個完整版放在臉書──如果有朋友關注這個議題的話,就請大家來看完整版,這是我們處理應對的方式,當然還是有一些效果。民眾如果是對「中資媒體會不會傷害台灣民主」有警覺性的,看我的這個版本就會被說服,但如果看當時那個誤解版的話,就好像我是不分青紅皂白地在傷害新聞自由,所以當時我們自己的澄清就非常重要。

Q/覺得台灣目前受到假訊息影響的程度?為什麼會造成這個現象?

我覺得台灣受假訊息影響的程度相當嚴重欸⋯⋯在 2018 年選舉期間、2020 大選期間,我自己在 LINE 裡面被加入很多韓粉社團,我發現那裡面假新聞非常多,當然我這樣講,不代表偏綠的群組裡面就沒有假新聞,可是我當時看到偏藍的群組裡,假新聞量真的蠻高的,譬如報告書裡面所講的「陳菊貪污」這件事,當時我也看到蠻多的。

就如同你們在報告書所講,一方面我們的 NCC 對這方面只能事後處理,事後處理的話,假新聞已經流行一段時間了,比如說「關西機場事件」、「陳菊善款事件」,「陳菊善款」因為主流媒體沒有報,NCC 就不需要處理,事實查核的速度也慢很多,就像政府在 2018 年選後,才開始認知到假新聞影響很大,可是台灣在這方面的工作都還在起步,另一方面民眾的識讀能力也有待訓練。

Q/認為中國的大外宣怎麼樣影響到台灣?台灣會需要自己的大外宣平台嗎?

「大外宣」不只影響國際對我們的看法,譬如說當時有人假冒台灣人,對 WHO 秘書長做種族歧視的攻擊言論,這對台灣國際形象是有傷害的,而「大外宣」也會影響到我們對政策的主張跟看法,例如說台灣要加入 TPP──現在叫做 CPTPP(跨太平洋夥伴全面進步協定)──的時候,會因為中國的大外宣,有一部分人倡議加入 RCEP(區域全面經濟夥伴關係協定),這就顯示「大外宣」對我們內部是會有影響的,甚至會影響到國際經貿的判斷。

但如果說台灣需不需要自己的「大外宣」?「大外宣」這個詞彙其實是中國來的,是威權國家才會有「大外宣」,你說美國的「大外宣」是什麼,他沒有「大外宣」,英國你也不會說 BBC 是「大外宣」,我們是民主國家,民主國家對外的國際管道,本來就應該是多元的。在台灣,我們自己的公民社會有很暢通的發聲管道,可惜對外,我們過去在國際所有組織裡面,事實上是被壓抑的,所以我們這方面比較缺乏。我們應該要讓台灣的民主多元的聲音更能在國際上面發聲。

Q/政府有什麼著力點可以處理這個問題?

我覺得就是增加台灣的國際發聲的能力。譬如外交部會有鼓勵 NGO 參與國際組織的計畫,增加 INGO 的部分台灣的參與度,因為官方組織像是聯合國我們進不去,可是聯合國也有一些 NGO 的平行論壇,能夠透過組織,讓人實際到現場,而媒體的部分,我覺得應該也可以鼓勵更多元的發聲管道,不管是公民社會或是未來我們的公共頻道。

Q/台灣如何應對在地協力者,有何解決之道?

因為我自己是立法委員,這個問題可以分三個部分來講,第一個其實我們的《反滲透法》,已經有「第四條」能處理所有的選舉期間,如果你受到資金或是外來指使,那你去傳播、操弄訊息,事實上是違反我們反滲透法。但是它比較可惜的是只有針對選舉期間,例如這份 IORG 報告書裡面,日本的機場事件,就是非選舉期間,疫情期間那個部分也是非選舉期間。所以,我會主張反滲透法第四條的部分,可以一起規範到非選舉期間。

第二個,針對主流媒體,其實 NCC 應該要加強內部查核機制的影響力。所謂的「在地協力者」,如果是個人的話,影響力就沒有這麼大,包含這個報告書也提到,「在地協力者」一旦涉及主流媒體的話,影響力就會很大。基本上如果不是受到對岸資金指使的話,其實問題就是出在「內部查核機制」不好,NCC 如何在職掌內加強這個部分,我覺得很重要。

我看過一部英國的電影,情節是:英國有一個情治單位的吹哨者,他要把他覺得對國家有傷害的料,報給當地重要的主流媒體,但主流媒體就因為他的匿名——他沒辦法現身,而且查證上只有一個單一來源——而不願意報導,我當時印象很深刻,電影裡他們的總編輯說:「如果我們報出來,到時候事實查核是錯的,我們這個報社有可能會被迫關門。」透過電影的再現,你就知道一個老牌民主國家,他是這樣對待他的媒體的,這不是只是內部自律,而是有一個清楚的法律相關規範。現在我們台灣經歷到太多沒有查核出來的假新聞,處罰也好像不痛不癢的⋯⋯所以我會覺得 NCC 在目前的執掌裡面,對這部分應該再加強規範、處理。

最後我覺得,如果是個人,他沒有受到反滲透法的規範,既沒有人家指使,也沒有收人家的錢,但就是自發性的轉貼一些假新聞⋯⋯那我們應該加強他的假新聞識讀能力。這個部分怎麼做?一方面 NCC 可以加強對一般民眾的宣傳,其實目前的職掌已經有提到這個東西,可是你沒有預算、沒有人事去處理的話,等於就只是「呼籲」要做,可是政府沒有預算就做不了事,未來應該要有更多預算匡列在這一塊;另外,現在教育部 108 課綱中,其實已經有媒體識讀這個部分,我未來在立法院也會監督教育部,從年輕世代的高中生或是國中生開始,讓他們能夠做得更好,這些學生也會回過頭來影響家長,加強我們台灣整體的媒體識讀、假新聞識讀能力。

Q/對蔡總統說的資訊戰、認知戰有何看法?

戰爭本來就會有心理戰的部分,只是現代社會心理的部分,也就是所謂「認知戰」,很大一部分是透過科技時代的資訊做滲透,譬如說這次報告所講的,不管是社交媒體或其他主流媒體⋯⋯加上現在媒體邊界越來越不清楚,電視還算是清楚的,因為他執照要申請,但網路就比較難有明確的界線。以你們這次報告書講到第三個案例,「美國流感或武漢肺炎新冠肺炎比起來更致命」,你可以看到對岸的類中國官方媒體,在操作訊息是針對整個華人區的,所以資訊戰的範圍是很廣的,而且國界並不清楚。針對這部份,台灣真的要更警覺:資訊戰其實就是國安議題,如果我們在心理上潰防,或是在重大事件上有破口,而因此不信任政府所有事情,或是導致認知錯誤到民心潰散的話,這對台灣主權跟民主的品質有傷害,而民主其實就是我們守護主權的核心部分,很明顯這傷害會是蠻大的。

未來如何能夠加強台灣在資訊戰、媒體識讀或假新聞識讀的能力,最重要的是,要有一些有效機制去處理──從修《反滲透法》使其包含非選舉期間,到加強 NCC 職掌中對主流媒體事實查核的規範,再到加強媒體識讀從學生、教育部到全民──這是我作為一個立委,未來會去努力的部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