統戰團」超多!立委賴品妤:從民代下手/心慌保全來訪問 Ep.3

  • 作者/心慌保全
  • 編輯/IORG 研究總部

以 IORG 的研究報告為出發點,心慌保全約訪多位立法委員、議員、學者、專家,詢問他們對「中國對台資訊操弄」的看法。

第 3 集,心慌保全訪問了立法委員賴品妤,她不僅直指要對「民代下手」,還提出了連助理在旁邊都緊張的立法方向。

訪問日期/2020 年 8 月 24 日

Q/對於中國大外宣這件事情怎麼看?對台灣會有什麼影響?

回溯到 2009 年,那時候中國就有宣布說要開始做大外宣,當時他們前一年的聖火傳遞到處被抗議,引起一連串的負面報導,後來中共跑出來說「西方的媒體對我們都非常不友善,所以我們現在開始要做自己的媒體、自己的內容,逆輸出給全世界」,形成所謂的大外宣。

當時的時空背景是在金融海嘯之後,中國趁這個機會做很多資本的輸出,幫世界很多國家建設鐵路跟基礎設施,順著這個背景,成功地把大外宣的東西慢慢送出去。我的觀察是,大外宣對台灣影響真的蠻大,尤其是在 2018 那時候的選舉,就有非常多疑似來自中國的假訊息亂竄。

不過大外宣的影響,現在也已經不只侷限在台灣,有越來越多國家覺得這是一個問題,因此在立法面、媒體,或是社會大眾輿論,都開始意識到這一塊,進而有一些反大外宣的作為。而台灣的話,特別是 2018 民進黨的政治海嘯之後,我覺得大家有開始去思索有關中國假訊息的問題,開始有一些我們自己的因應之道。我們的社會在這之後,有越來越多辨別假訊息的方式,未來大外宣的假訊息輸出,勢必要以更精緻的方式,才有辦法進到台灣。

Q/《反滲透法》通過之後,能有效抑制資訊操弄的現象嗎?

這個法律的射程範圍其實非常窄,包含限制在「選舉期間」,還限制在一些「特定的樣態」,並不是說選舉期間鼓吹統一就會被抓,必須是競選期間特定樣態的特定行為,才有可能被法辦。

在這個法案通過之後,我的觀察是,有一些相關人士,確實好像暫時停止運作,當然這有很多原因,包含被法案嚇到,或是疫情也有影響,再者可能有部分中國的資金進不來⋯⋯都有可能,我覺得反而跟法案本身的條文無關。但總之在反滲透法通過之後,確實有挫一波統戰的勢力。

但這衍生出下一個問題:我們是不是能用立法來處理這種意識形態統戰的問題。統戰的樣貌百百種,我們要如何界定這個是統戰行為,其實在實務上是沒有那麼容易的,但是作為立法者這個角度來看的話,有一些事情我們還是可以做的。

Q/還有觀察到哪些來自中國的資訊操弄形式?

譬如在這幾年,大家多多少少有聽過,在鄉鎮民間常常會有所謂的統戰團:你繳少少的錢,就可以帶你去中國,享受不合於那個價格的豪華待遇。這種統戰團可能就是去帶你看中國的好、中國的先進,帶你看一線城市,目的就是希望你去了之後,對中國有好感,回來口耳相傳。

這種招待是跟中國建立起連結的開端,招待只是一個名目、一個開始,而且這種統戰團的數量相當龐大。今年因為疫情相對較少,但往年的數量非常驚人。其實有很多被招待的,都是民意代表,我覺得這就是可以考慮立法規範的一塊,畢竟這是公職,我們更有正當強力的理由,去要求做一個揭露。當然並不是說大家都不能去中國,而是要揭露你去的實質目的,讓資訊更透明,我認為這是一個未來立法的方向。

Q/個人在對抗資訊操弄這塊,有規劃下一步嗎?

身為一個關注統戰議題的委員,我會覺得可以看是不是幾個辦公室合作,來做類似的立法。第二個就是放入學校的教育,告訴大家對於網路上的訊息,必須要有警覺性,慢慢去建立大家一個意識:「網路所見不一定是真實,每個人看到訊息,需要先去反思一下這是不是真的。」我相信沒有人天生喜歡被騙,所以我覺得要建立網路使用習慣,才是比較根本的方式。

當整個社會建立起這種意識,其實我覺得這某種程度上,也是在反挫這些「在地協力者」。如果今天我們整個社會,都覺得我們在轉載、揭露這些訊息資料時,具有查證義務的話,今天如果有其他的公眾人物,不斷去吹捧統戰等各種不實訊息,就容易被發現,也會更容易受到苛責,我覺得這也是一個應戰的方式。